waistcoat

七年之痒【三】




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尽我最大的努力写一篇尽量文艺的故事,但是很不幸的卡住写不动了…

前几天也一直在为苗老师的事心塞,看到他最近那几条微博,很高兴,也看出来了有在努力的戒烟,心情一好,这文就马不停蹄的变成了逗比向…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内心深处多么的希望前几天那回事,它就是一场闹剧,当然我知道不可能,所以我就在文中,把它一个玩笑,写成HE,我给自己洗个脑也许能好受一点。

以上,是这文开始崩坏了的原因…愿意看我这些字的朋友们,希望不要介意,你们看到的是一个努力想文艺的青年失败的产物…





【接受不了这个梗的gn就不要往下看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












————我是分割线————







床边是一地的空酒瓶,一条烟被拆的乱七八糟,散落在旁边。路灯的光透过窗户,一阵凉风吹醒了斜靠在床边的王声。

没睁眼先被自己身上的烟味呛了一下,抓过床上的手机,开机,看了一眼时间居然是一点多。王声看了一眼窗外,大脑当机了三秒,然后想明白了,从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在这个房间里连喝带睡已经过了一天多了,而时间,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一点。

这样一清醒,之前的事一下全回到了王声的脑子里,苦笑一下,爬起来想去洗把脸。

这厢王声撑着床沿正忘起爬,那厢刚开机的手机叮咚叮咚叮咚一阵响不停,爬了两下发现自己腿软的根本起不来,王声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顺手抄过响个不停的手机一看,嚯,这短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滚着涌进来,一眼看见几条苗阜的,王声冷哼了一声,伸手正想去点,嗖嗖嗖又来了好几条,这一下就点错了,一看这条是大秦发的。

[你在哪了怎么也关机啊这怎么回事啊我叫司机去看了你也别着急估计是喝多了。]

王声挠挠头,本来就没很清醒的大脑这下更懵了,大秦这说的啥,喝多了吧。

正奇怪呢,这大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哎呀你可接电话了好好的怎么一个两个都关机啊可急死我了这怎么回事啊真的假的别吓哥哥我啊]

王声这还懵着呢,说[你停停停你喝多了啊说的啥我这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你没和苗儿在一块啊]

[没,我在外边呢]

[哎呀出事了出大事了你看微博了没苗儿要跳楼]

[跳楼!?]

[是啊他刚发了个微博正在窗户沿上站着呢我这叫了人去了还没信呢]

!!!这一下,王声的大脑算是彻底清醒了,挂了电话往外冲,打个车就奔家去了。


大秦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四十多人从苗阜家门口到楼底下哪哪都有,三三两两的蹲在那抽烟呢,大秦脸一沉,[你们在这干嘛,人呢!]

楼梯口有个人回话[秦哥,苗哥跟咱们开玩笑呢,兄弟们来的时候人正在窗台上坐着呢]


大秦一听这,气得都笑出来了,这货肯定是找不着王声才想这馊主意,这人咋是个这!抬眼一打量,怎么才这么几个人,我不是让来一百二十人吗,那八十个呢!

……


【完】

七年之痒【二】



看了一眼熟睡的苗阜,王声的手非常缓慢的伸向桌上的手机。果然,是一条微信,可是密码是什么呢?苗阜的生日,不对,自己的生日,也不对。王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戒指,试探着又输入了四个数字。密码是两人正式在一起的那天,可没等王声多想,手机里的内容给了他狠狠一击。

王声走了。

桌上苗阜的手机嗡嗡的响着,手机下面压着一沓纸,王声手上戴了七年的那枚戒指静静的躺在一旁。

苗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吵醒苗阜的电话是再驰打来的,再驰说王老师今天说好要来书场的结果到现在也没见人打电话也关机苗老师你知道王老师去哪了吗?

苗阜被电话吵醒本来一肚子火刚想艹,睁眼看到桌上的戒指又听再驰说王声不见了,脑袋一下就懵了,自家声声对那戒指可宝贝的很,七年前戴上从来没摘过,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视线落在桌上那一沓纸上,苗阜心里一紧,扔下电话就伸手去翻,可怜了电话那头的再驰喂喂喂个不停心里想着班主副班主今天这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掉线呢。


王声走了。走的无声无息,走的了无牵挂。苗阜找遍了所有的可能的地方,找遍了所有的朋友,最后回到家却还是没了总是等待的那个人。

看着镜中的自己,竟凭空生了白发,而床边,却没了那一杯清茶。





【最后是一定要HE…一定要回来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回来了…不开心…】


【看到这里的…依旧蟹蟹…觉得自己现在回归到小学生水平了…如果愿意在评论里留下些想法的话…不胜感激】

这app真好玩…

总觉得我不够文艺配不上这app…

又看了一次杯酒人生



旁观者清

这件事 我来扛

不行。

他说要青曲百年。

他说要中兴西北相声。

说他个天翻地覆慨而慷。

说他个人间正道是沧桑。

他肩上已然背负了太多太多。

所有的一切不能毁于一旦。

不能。



“哥哥 我结婚了”

【梦游产物】

【非要把单箭头掰的反过来】

【能看懂吗😂】

学校的网终于能看视频了

太huang bao了

这算不算逆cp了…

天了噜汪老师你脸红什么


【借梗】七年之痒


【电影北爱的梗】


沙发一角,手中的书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王声揉揉眼,自己又打了个盹。

抬头看了看,快十一点了,那人应该快回来了吧。随手拿起桌上的水杯,还没送到嘴边,就听见咣咣的敲门声。

打开门,苗阜一身酒气,两眼一眯叫了一声[声声]就朝王声砸了过来。王声一把接住,半拉半抱的把苗阜弄到床上。

一杯茶放到床头,拎起地上的衣服扔进了洗衣机,这一连串的动作,他已经很熟练了。昨天,前天,好像都是一样的。

把一切收拾妥当,王声坐在床沿上,看着苗阜熟睡的眉眼,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见过清醒的他了。

七年了,两人早已功成名就,园子里的许多孩子们如今也可以独当一面了。算起来,他们已经好久没一起去园子里演出了。

苗阜每天早早的就出门,很晚才回来,也不知道忙的什么,王声没什么事,偶尔去书场说说书,要么就是在后台或者家里看书,日子到也清闲的很,只不过,王声觉得,他们越来越不像一对恋人了。

七年前的时候,他们每天一起到园子里演出,完了一起回家,那时候,他每天都要一次,有时候一天两次,后来,变成了两天一次,再后来,他们越来越有名气,他也越来越忙,也许一周能有一次,现在呢,王声使劲想了想,上一次应该是半个月前吧。

王声正出神,桌上苗阜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以前王声从来不看苗阜的手机,他觉得两个老爷们儿何必像小姑娘似的,矫情。可是这次苗阜的手机猛的一响,王声发现自己忍不住想看一眼。就看一眼,王声这样对自己说。


【看到这里的朋友,蟹蟹~】

【是的,虽然是借梗,但事实就是卡在这了[泥垢…!]】

初见还是重逢


【遥记上一次原创这么多字还是在高考考场上】
【我只是被这个称呼苏到了】
【一开始只想写第一段和最后一段 中间这些都是意外 以前写作文的时候怎么不这么往外哕呢】
【其实已经写了好几天了但是不好意思放出来(你以为会有人看吗-_-#)】
【今天才知道他俩是合作了七天后才认出对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声声”
“哥哥”
接着便是一瞬的沉默。

说实在的,两人几个小时前才第一次见面,互道了一声并不走心的久仰后,就匆忙的对起了词,好在都是经典的段子,虽然匆忙但也不致出错。

但说相声不是拍电视,并非一成不变的照本宣科,两人之间的默契必不可少。

对词的时候看着对方颇为流利,苗阜心里稍稍宽慰了些,看来今天这个突发状况应付过去是没问题了。

不容苗阜多想,便与那人一起上了台。

没想到的是,那人捧的是不撒汤不漏水,苗阜向来嘴碎,竟也能被他给拉回来。

底下观众爆发出一阵一阵的叫好声,苗阜微微侧头看了看一直侧身看着自己的新搭档,只觉那人皮肤白的晃眼,嘴角一点黑看上去怎么竟无比的熟悉,笑的眼弯弯的煞是好看。

苗阜看的入神,没察觉那人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已经说完。

见苗阜愣神不接话,那人微微一愣却是反应奇快,一伸手把苗阜推了出去,苗阜脚下一踉跄也已经回过神来,感觉到刚才的一双手虽是大力一推却也往回一带,防止他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从台上飞出去。

头一抬,见那人眼中已微微带了不悦,苗阜当即狗腿的蹭上前去,嬉皮笑脸的圆了回来。

这点小意外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底下观众笑的是前仰后合,那人绷不住也是扑哧一笑,好看极了。

场子这么一热,苗阜说的就更带劲了,嘴也碎的有些越发的收不住,嘿嘿一笑,开了个黄腔,不出所料的又是一双手推过来,苗阜这次有了防备,后发制人,一把抓住了那人白嫩的手腕,台下又是一阵起哄,苗阜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手感真好。

苗阜从来没想到过,和一个只认识了这么两个小时的新搭档合作居然能让他说的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

仿佛一切都是事先说好的一样,他们能理解对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就连最后的下台鞠躬,也是无比的整齐。

自己那刹不住的碎嘴在台上到底说了些什么苗阜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下台时,那人耳朵通红,但白的反光的脸上隐约带着笑意。

到了后台与同僚们互道辛苦,苗阜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在台上差点接不上词,虽说最后也不打紧,但还是去找那人道个歉,毕竟这次多亏了他,若是今天来救场的不是那人,估计今晚上就坏了事了。

想到这儿,苗阜猛的一转身,没想到那人还一步不拉的跟在他身后呢,这一下差点撞了个满怀,这样一来两人都有些尴尬,苗阜见那人耳根子还红彤彤的,连忙开口想打破僵局。

本该称呼一声王老师,匆忙之中脱口而出的竟是“声声”二字。

这两字一出口苗阜心里猛的一颤,不知自己今天为何大失常态。

那人耳闻声声二字,也是一愣,但眉毛一挑,一开口却叫出了“哥哥”。

接着便是一瞬的沉默。

如此亲昵的称呼无意识般的脱口而出,就好像从前的从前,他们就是这样称呼对方的。

【能看到这的小伙伴 蟹蟹 真的是第一次写文】